堂沐

江江是我真爱!!正副队粉!主吃周江伞修喻黄!

【周江】斯德哥尔摩综合症(上)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:斯德哥尔摩效应,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,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,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。


一:

他被绑架了?这是江波涛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。


黑暗让他有些无法适应,江波涛下意识的想伸出手把遮住双眼的黑布摘掉。


手腕的活动导致长时间的麻木瞬间消失,带来的却是强烈的刺痛感,令江波涛忍不住呻吟了一声。


尖锐的疼痛,使他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是有多么糟糕。不只是手脚被束缚感到不适,连肩膀都有被敲击过的酸痛。


他试图放松,试图去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…


身下并非是柔软的车垫,也不是狭小拥挤的后车厢,铁皮的触感,刹车时的巨大惯力,还有令人难忍的电动汽喇叭声,难道他在大货车上?为什么要绑架他?他有什么值得利用的价值吗?


江波涛自嘲的笑了笑,自己最多就是个程序员,既没钱又没势…


江波涛瞬间想到另一个可能,却又无奈的摇摇头。


贺武无非是一个刚刚建立的小帮派,内部基本是空壳,不可能因为这个绑架自己。如果真的得罪了什么大势力,直接灭了他们整个帮派都可以,何必费尽心机绑架他一个小程序员……


就在江波涛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车停了……


一个粗犷的男声在车外响起“这小子皮相不错啊,能卖好几个钱呐,不过比咱那新人可差远了…哦不对应该叫新队长。”


明显针对的话语让江波涛忽略了自己的危险处境,反而说话人内部的矛盾更加激起他的兴趣,因为他知道,这也许就是他能逃脱关键……


他想“既然内部有矛盾,那就不能怪我趁虚而入了……”


紧接着这声音更大了,气氛也更紧张了……


“呸,你小子闷不吭声的什么意思,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你个新加进来的臭小子,赶走张队,操!今天老子就为张队报仇…”


巨大的信息量让江波涛有点不知所措,那人旁边的队友正劝那人压低声音。而江波涛始终没有听见所谓“新队长”的声音,他也顾不上什么新队长,一时间脑子转的飞快……


新队长,不爱说话,赶走“张队”,说话的应该是老队员,全联盟到底有哪个组织正在改朝换代?张队?张队?张佳乐?可张佳乐前辈离开百花都好几年了,内部矛盾还这么严重?


江波涛连忙把自己玩笑的心思收了收,他突然想到队长说过的一句话“轮回的那个新队长哟,真难懂!一句话都不说!不过,长得是真不错……”张队?张益伟!!


如果江波涛可以自由活动,他一定使劲拍拍自己的脑袋,这么明显的线索,竟然没想起来是轮回……


轮回的队长来了?为什么轮回要绑架自己?自己到底有什么价值?难道他们看上的是贺武?


太多的问题由不得江波涛多想,车外骤然响起了打斗的声音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……


打斗的声音渐渐停息下来,只听见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正在讨饶“一枪……不不不,队长队长!我们错了!您大人不记小人过!!您就看在五哥是老队员的份上饶了他吧……我,我,我,我给您磕头了”


江波涛在一边在心里叹息着,这出好戏竟然就这么完了,一边还震惊于一枪穿云的能力。他本以为强拳难敌四手,没想到一枪穿云这么强大……

车门缓缓打开,江波涛不用想也知道,这个稳健有力的脚步声一定是轮回的继任队长一枪穿云了。


被称为继叶秋之后的联盟第一人,又被一代枪神苏沐秋称赞过,大概除了轮回的队员,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联盟未来的枪王,一枪穿云。


江波涛虽然看不见,但他感觉到一道强烈的视线正在注视他,应该用扫射他比较恰当。他苦笑,这个枪王不会是个变态吧……长得很好看的变态……


他终于忍不住开口,讨好的说道“大哥…你看我就是个程序员!良民!我又没什么钱也没什么势力的,您说您绑架我也不值啊!”


脚步声逐渐向车门方向移动,江波涛心想坏了,不会要灭口吧,难道真抓错人了?他赶紧开口“一枪穿云!”


脚步声终于在车门口戛然而止,江波涛松了一口气。他听见衣服的摩擦声,什么电器安装的声音。


“你……认识我”一个比刚才那人还要粗犷的男声响起。



江波涛越听越奇怪,虽然是短短的四个字,但是以江波涛对于声音和语言的天赋,再联系起刚刚的声音,恍然大悟。


“您?用了变声器是吗?我听着声音带电波,还有频率的兹兹声响……”他顿了顿,感觉自己说的有点太多了,便又加了一句“也不符合您的气质啊”


只听对方又说“不要您,你!”


对方加重的语气,江波涛瞬间明白过来“你是一枪穿云?”


“能听懂?”对方突然高了一个声调,让江波涛有些哭笑不得,这得多激动啊!难道平常没人听懂大红人的话吗?


“一枪穿云队长,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。”江波涛停顿了一下,见对方没什么反对的意思,便又说“不知道,你绑我这个小程序员干什么?”


“贺武的?无浪?”疑问的语气并没有直面回答江波涛的问题,江波涛愣了一下,便爽快的肯定了,还附带了自己的真名。这个意图很明显,他想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。


许久,一枪穿云说“我叫…”


“一枪,你在干什么?”虽然被打断了,但温润的声音让江波涛瞬间知道了来人是谁,他见过,也和对方交谈过。


“笑歌,我……”笑歌自若,轮回的专职医生……还是联盟中唯一有妻室的人!江波涛恶狠狠的吐槽道。


“一枪,你带变声器了?反侦察很好!干的不错!”一枪穿云害羞的笑了笑,却让江波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虎背熊腰的第一声音印象,彻底扎根在他脑子里,完全忘记了“皮相很好”这个关键因素。


“无浪,好久不见!”笑歌自若的声音打断了江波涛的幻想。


“笑歌自若前辈,好久不见!不知道你们轮回,这是什么意思?”江波涛也换上无浪的身份迅速和对方打起交道。


笑歌自若轻笑了一声“我上次提的建议,加入轮回……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
江波涛愣了愣,难道只是因为这个?“前辈,你可别为难我了,你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,转帮派那是会死人的。”


“有我们轮回呢,你怕什么?”笑歌自若立刻反击


江波涛也不甘示弱“前辈,我这种小人物,真的,一点风浪都经受不住,您别为难我。”


还没等笑歌自若说话,一旁的一枪穿云开口了“我保护你!不要怕!”


这般粗犷的声音,警察蜀黍!他果然是个变态吧…


笑歌自若突然说“一枪…小一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

小一?轮回的新队长姓易?还是姓伊?


“江波涛,别给我绕弯子了,你用天链探听到轮回的内部消息了是吗?你说,你现在就两条路了,还有什么条件可以和我们谈吗?”


江波涛不禁陷入深思,是的,天链是他作为联盟黑客的武器。他确实知道了轮回不想公开的秘密。他能理解轮回的做法,就算他当时看到张益伟并不是受伤退出,而是更优秀的人要接替他,迫不得已才这样选择的时候,他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可木已成舟,如果时间能倒流,江波涛怕是打死也不会去探听轮回的消息……


笑歌自若看到江波涛思考的样子,心里了然,更是添了一把火“要是消息泄漏出去,我想你应该能看到后果,张队道上的兄弟们一定会反,轮回内部也会乱,而且……你”



江波涛知道他的下场,陪葬!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疑点,他不说出口,等这些疑点在心里发芽,他便能知道结果……


江波涛深呼一口气,他说“让我再考虑一下……”


笑歌自若大方的给了他时间,并好心的叫一枪穿云进来,美名其曰,了解未来的队长…


“抱歉,担心轮回…”江波涛本想静静,就怕方锐…额不!!却被一枪穿云打断了思路。


江波涛不由得笑出了声,为自己的失礼说着抱歉,心里却想着,“这轮回的新队长哪有队长说的那样不好懂,其实简单的要命…”



“抱歉,前辈,我不是故意的…”江波涛面色潮红,一看便是笑的有些喘不上来气…



可偏偏一枪穿云就看呆了…眼前这人的相貌并不属于尖端,有些凌乱的刘海,面色潮红,皮肤白皙,眼睛上蒙着黑布,本应是温和的长相,却带来一种奇异的性感,一枪穿云心想,这个人才是真的好看,要不然怎么一看就挪不开眼了……


一枪穿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伸出手,轻轻的磨挲着身下那人的嘴唇,描摹着那人的唇型,还伸出一指尖,进入了那温热的口腔……


江波涛其实也傻了,在一枪穿云摸着他嘴唇的那一刻起,脑子里像有个画板,开始描绘对方那细长又充满凉意的手指!当指尖碰触到他的皮肤时,丝丝凉意让江波涛脑子短了路,也不在乎对方是否是变态了,这般修长的手指,还有连看都不用看便清楚,这是一双纤细并且毫无杂质的手,泛着微微的冷意,却有一种令人心跳加速的魔力。


当带着寒意的指尖,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,江波涛像着了魔一般,微颤的舌尖在那手指上流连…


铁皮制的车门被重击砸的‘哐铛’一声,惊回了两人的理智。


一枪穿云赶忙抽出手指,手指脱离口腔带出了一丝丝断不掉的银线。


二人的面色瞬间像是火烧云一样,一枪穿云忙说抱歉,翻来覆去就是这两个字。江波涛停顿了一秒,面露喜色“前辈,你忘记开变声器的开关了”


“啊!啊~啊……”一枪穿云的这三声彻底让江波涛听清了这个声音,低沉但不沙哑,磁性却不冷洌,略带些青年的清亮,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感…最有趣的是,轮回的新任队长,未来的枪王,竟然有这么丰富的感情,先是惊讶,又有些懊悔,最后还有点小失落,又惹的江波涛不禁发笑,他无奈的想今天笑的次数也太多了,还都和一人有关……



作为一个声控手控,江波涛表示自己很满足,正要说点什么安慰身前这个失落的大男孩……


“咳咳!帅哥们,别打情骂俏了,警察来了!”结果…又被笑歌自若打断了!果然,联盟中有家室的人才是真正的应该被集火的对象……


一枪穿云立刻调整了状态,询问情况。


两人才知道,五哥竟然要两败俱伤,为了报复招来了警察,现下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余地,竟然已经开始火拼…


笑歌自若领起江波涛的衣领,假装威胁到“如果你敢说出去,哼哼哼”


江波涛才不会傻到说出去,轮回暴露了,贺武不也得给警察交底。他无奈的点点头,当作是对笑歌的回答。


笑歌自若赶忙带着一枪穿云要走,一枪摆摆手,示意有话要说,他没有带变声器,用原本的声音对江波涛说“无浪…我,在轮回!要来!”温柔的抚摸着江波涛的脸颊,在笑歌自若的再三催促下,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……


江波涛感受着面颊上的余温,心想,这真是被一人扰乱了心思,可连这人姓甚名谁都不清楚,别真是着了魔……


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江波涛听见有声音响起,是一个清亮的少年音“队长,受害人找到了!”


“同志!同志!你还好吗?”江波涛立马做出受害人的模样,虚弱的说“警察同志,你们终于来了。”


“同志,你放心,现在很安全,我们来了解一下情况。”好像有纸和笔的声音,不把自己放开吗?

“我这还被绑着。”江波涛故作尴尬的笑着说。


面前的警察立马帮他松了绑,连眼上的布也摘了下来,手回到自由状态的江波涛短时间内缓解不了麻木的感觉,光线刺痛眼睛的不适感,也让江波涛莫名的疲惫。


他慢慢的适应,直到眼睛可以完全睁开才看到眼前的一切。


一个中等个子的青年,清秀的样貌,穿着警察制服站在他面前,手里拿着纸和笔,江波涛无奈的交代了情况,这无非就是一场小骗局,一个普通的程序员被一群混混绑架的故事,大概没人比江波涛说的好了…当然除了他的表哥喻文州,一个长相儒雅俊秀的狐狸…


面前的青年记录完,江波涛才看到他的名牌—警察编号xxxxxxxxx姓名:杜明


青年见江波涛一直盯着他看,便笑了一下,江波涛也礼貌的笑了笑。


杜明轻轻的扶起身体麻木的江波涛,尽职的说道“我们现在就安排一位警官送你回去,好好休息一下”便招手迎来了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官。


逆着阳光,江波涛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,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,头发微长,细碎的刘海随着风摆动,他还有一双好看的手,更别说那双特别合江波涛心意的大长腿……


等那人走到江波涛面前,他才知道小说中描写的“漫画中走出的男子”到底是什么样的,现在正火的小鲜肉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,他仿佛是带着光从世界尽头走来的……

杜明赶紧介绍“同志,这是我们队长,今天他带你回去……你可别看他长得帅就欺负他啊,我们队长可厉害了!”


江波涛也回过神来,颤抖着伸出还略有麻木感的手“你好!我叫江波涛!”


对方也伸出了手,但并没说话,杜明小声的附在江波涛耳边,轻声说他们队长不会说话。


江波涛近距离的看着对方的手指出了神。那人笑了笑,并没有出声,拿出本子,在上边写了几个字,递给了江波涛。



“你好!我叫周泽楷!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




评论(10)

热度(77)